无忧客栈里的酒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只想吃粮:

算是一二集的观感。

严重OOC、看着玩就好啦!

蓝家的抹额有这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么长。

大小姐的头发有这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么长,发量多得仿佛三斤。

【真没有黑!】

【忘羡】震惊!知名著作惨遭UC震惊部恶搞!是道友就转起来!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
问水长东:

新的一年,写几个段子,聊供一笑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UC震惊部欲上架魔道祖师,给旗下编辑出了一份试卷,考验各位标题党的功力




一、为魔道祖师众人写小传




1. 给魏婴传起一个标题


参考答案:


《凄凉!名人生前呼风唤雨,死后却无人收尸!》


《一亿修士都哭了!被修真界高层掩埋的真相!看完不转不是修真人!》


《逆袭成功!明星都羡慕哭了!他父母双亡,一贫如洗,却如愿嫁入豪门,备受丈夫宠爱!》


 


2. 给蓝湛传起一个标题


参考答案:


《豪门之子坐拥十亿家产却多年未婚,只因十三年前的一件往事》


《震惊仙门的秘密!魏婴看了会流泪,蓝涣看了想沉默,江晚吟看了想打人!》


 


3.给江澄传起一个标题


参考答案:


《男人娶不到老婆,竟是因为做了这件事!》




4.给聂怀桑传起一个标题


参考答案:


《幕后黑手原来是他!99.99%的人都不知道的秘密!》


 


5.给金光瑶传起一个标题


参考答案:


《他杀父杀妻杀兄杀子,唯独在对结义十年的二哥举起屠刀时,他犹豫了……》


 


6.给蓝启仁传起一个标题


参考答案:


《哥哥为情坐牢,弟弟为家操劳多年,谁知侄子长大后竟做出这等令人发指的举动》


 


7.给蓝曦臣传起一个标题


参考答案:


《未婚女性抓紧上车!适合结婚的好男人榜单里有他!》


 


8.给聂明玦传起一个标题


参考答案:


《太吓人了!他对弟弟严加管教,十年后惨遭分尸……》


 


9.给江厌离传起一个标题


参考答案:


《万人痛哭!虽不美丽也自动人,一代女神离我们而去》


 


10.给阴虎符传起一个标题


参考答案:


《它深藏地底千年才被掉进山洞的小孩发现,万人哄抢!价值比人参还高!》


 


二、概括部分情节


 


1.魏无羡骗蓝忘机看春宫图,以至于蓝忘机大怒,两人差点在藏书阁内大打出手,这件事的标题应该是_______


参考答案:


《禽兽不如!趁家中无人,竟对15岁少年做出这种事,家长们要警惕!》


 


2.对于莫玄羽献舍这件事,莫子渊的心情应该是_______


参考答案:


《莫子渊讲鬼故事之最后一期:和你朝夕相伴的另一人,也许已经换成了另一个恐怖的灵魂……》


 


3.蓝忘机喝醉酒后的一系列反应说明了_______


参考答案:


《喝酒对男人的十大坏处!还不知道的你赶紧转起来!》


《这家祖先禁止后人饮酒,后来发生的事充分证明祖先智慧无穷》


 


4.魏无羡故意灌醉蓝忘机,趁着他毫无知觉时出门去见温宁,这件事的标题应该是_______


参考答案:


《深夜的酒店,他将朋友灌醉后竟做出这种事》


 


5.关于随便封剑的标题应该是_______


参考答案:


《震惊!男人的这东西插进去之后,十三年没拔出来过!》


 


6.聂明玦被金光瑶用邪曲干扰心神,导致走火入魔,这件事的标题应该是_______


参考答案:


《看完你还敢循环播放吗?男子身强力壮,连续三个月听同一首歌后竟暴毙!》


 


 


7. 根据原文情节撰写UC式标题:


题1:“可偏偏,就在这个时候,魏无羡盯着他那双看上去很柔软、淡淡的红色嘴唇,鬼迷心窍了一般,在这张唇上亲了一下。


亲完之后,还坏心眼地舔了一下。”


 “可是,一想到刚才是怎么“胡作非为”的,魏无羡又忍不住举起了手,轻轻碰了碰嘴唇。”


参考答案:


《这男人的味道竟该死的甜美!》


 


题2:  


“魏无羡低头咬了一口,道:“以前我在码头这边要东西吃都不用付钱的,随便吃随便拿,过了一个月摊主自然会去找江叔叔报帐。”


蓝忘机在手里圆圆的饼子上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半月形,淡声道:“你现在也不用付钱。”


魏无羡道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

 


参考答案:


《爱逛街的看过来!做到这件事,以后买东西不用付钱!》


 


8.为原著写一段UC式文案


 参考答案:


一个是家破人亡无主孤儿,一个是高高在上仙门公子。


十三年前,他对他百般纠缠,他对他爱答不理。


十三年后,他在另一个男人的家中醒来,发现自己躺在血泊中,而当初那个厉声让他滚的男人,现在又整天追着他跑?不要啊!!!!!!


——放我走!我的冷面含光君大人!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暂时就想到这么多,欢迎评论补充情节


新的一年要多多欢笑哦

【魔道祖师】当台词变成了补作业系列

佛系漠九在线撩妹:

舅舅篇.
魏无羡!你说过将来我做组长,你做我的组员!一辈子扶持我,永远不背叛不会不抄作业!我问你,这话都是谁说的!凭什么……你凭什么抄作业还不告诉我!


他舅舅是我,你还不打算帮他补作业吗
(漠九:他舅妈是我!你还不打算帮我补作业吗【被打】)


羡羡篇.
我记性是真的很差,从前的作业,有很多我都忘记写了。但是,但是从现在开始,你布置的作业,帮我抄的作业,我都会记得,一项也不会忘。你特别好,我喜欢你。


灵气也是气,怨气也是气,怨气为何不能帮人补作业啊。


忘机篇.
兄长,我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,带回去,帮他补作业。


瑶妹篇.
蓝曦臣,我这一生抄别人作业无数,抄父抄兄抄妻抄子抄师抄友,天下的作业我哪本没抄过!可我独独没有想过抄你……
(呜呜呜瑶妹真好!嫁了!【继续被打】)


读弟机篇.
“我们到的时候,忘机握着你的手,正在帮你补作业,自始至终,你对他重复的都是同一句话……‘快点写’ ”


成美篇.
是,我抄你的作业了,我一直在抄你的作业。谁知道抄你的你都作对了,不抄你的你反而做不对了呢?


师姐篇.
阿羡,我……我马上就要当学习委员啦!过来给你看看,只是……看不到班长了……


金孔雀篇.
江姑娘,是我自己要让你来帮我补作业的。
魏无羡……阿离她……她还在等着你去帮她补作业……


温dog篇.
你看看这乱葬岗,学生进到这里,连书带笔,有来无回,你,你永远都别想补完作业!

小天使篇.
金公子,你冲我来,温宁肯定帮你补作业!


金光善篇.
儿子?都不帮我补作业,不提了。
(漠九:我帮你补作业!你和我走!【直接被打洗】)


大小姐篇.
是,我就是有作业不想补怎么样?轮不着你们来管教我!


宋道长篇.
待他醒来,说对不起,作业写不完不在你。


温情篇.
对不起……还有,谢谢你帮我补作业。


虞夫人篇.
和我提班干,我就告诉你何为班干,我为班长,你为组长。


魏婴!你给我听好!好好帮江澄补作业!死也要把作业补完,知不知道!

零。。。天:

“我弄丢了两块拼图,可以帮我找找吗?”

加了个滤镜(画的太丑了。。。没脸见人)

onikun0724:

聖誕夜要去同學家吃火鍋,所以摸出這兩張,沒有賀圖感,也沒有聖誕感覺,唉,這是我活到現在第一次這麼繁忙的聖誕節,釣魚的後續我會補上,只是趕期末作業沒時間摸,原諒我唉......

對了眼睛顏色是角色的代表色,沒有畫錯,如果畫錯代表色......原諒我哈哈哈哈,好了我該去睡覺了。

聖誕快樂,我是好孩子快給我禮物。

【薛晓】你不知道男孩子闭眼就是要亲亲吗

鹤行枝:



“晓星尘!准备一下要上台了!”助理火急火燎推开化妆间的门喊。




“好。”金鹰节最具人气男演员奖得主晓星尘摁灭手机,起身到镜子前整理领结。




“你那妆都花了,还上场呢?”沙发上的人斜倚着头,嘴里叼着的没点着的烟抖啊抖,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。




“啊?我……”晓星尘急急地把脸贴到镜子跟前,屋子小人又多,他热得额头和鼻尖都冒了一层薄汗,伸手一抹,阿箐刚给他扑的粉底全晕开了。




“多谢提醒!”晓星尘对那人感激地眨眨眼,“阿箐可以麻烦帮我补个妆吗?阿箐?”




“那傻丫头刚被叫去隔壁帮忙了,”那人吐掉烟一跃而起,扯着晓星尘的胳膊往椅子上一按,“来来来我帮你我帮你。”




“薛先生?这怎么好意思,您是同金前辈一起来的吧?我这边的一点小事不劳烦……”晓星尘被按坐在椅子上,眼前这位薛先生贴着他的腿一动不动地站着,他也不好起身推开人去找助理,只好连连摇头,话还没说完便又叫人给打断了。




“那边没我事儿了,我看你这挺需要我的,没听过晓一方有难薛八方支援吗,”薛洋嬉皮笑脸,“怎么着这会儿又不急着上台领奖了?晓大明星晕妆上阵,热搜可预备着呢。给我坐好。”




“……好吧,多谢了。”晓星尘听了这人胡编乱造的顺口溜,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,复又觉得很不好意思,只好再次感激地眨眼,乖乖坐正。薛洋没犹豫,从凌乱的化妆台上随便拿过一个粉饼,抬起一条大长腿一脚踩在椅子扶手上俯身,看到眼前这人时竟微怔了一下。




晓星尘正闭着眼睛,乖顺地等着临时化妆师的动作。小演员的睫毛又长又黑,鸦羽似的轻颤,他突然很想用手去摸一摸。




薛洋咬了下嘴唇,呲出一颗虎牙笑得邪气,抬起另一只手扶住晓星尘的后脑勺:“乖。”




晓星尘闭眼等了许久,也没感觉到有柔软的海绵落在脸上。他刚要开口询问,唇上却忽然贴上两片薄薄的炽热缠绵。




晓星尘猛地睁眼,薛洋放大了的剑眉和一双微阖的星目撞进自己的视野。这人正以一种与自身气质截然相反的温柔衔着他的唇瓣,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触碰和力度,既不攻城略地也不漫不经心。晓星尘想挣,覆在他后脑的手却突然加大了力道,他动弹不得,竟也没有了摆脱的念头。




数不清是多少个心跳过后,化妆师才放开了小演员,重新恢复满脸的戏谑。




不等晓星尘结结巴巴地发问,薛洋便抢先瞪起无辜的大眼睛:




“你不知道男孩子闭眼就是要亲亲吗?”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可是第二天晓星尘还是上了热搜。

#人气新星晓星尘金鹰节领奖竟害羞到脸红#



【薛晓】请问你缺男朋友吗?

空弦白芷:

现代设定,道长高三学长,洋洋高一学弟
请问你缺男朋友吗?——薛晓
【一】
薛洋第一次见到晓星尘的时候,是开学典礼,晓星尘是学生会代表,在台上演讲,穿着简单的白衬衫,透着干净的味道。
从小就混的薛洋,忍不住产生了点坏心眼,如果可以把让她褪去这幅乖乖女的形象就好了,那脸也不错,他来了兴致,以至于典礼结束之后, 他就去找了那个“学姐”。
很快,他就被现实狠狠打了一个耳光,那坏心眼的想法要换几个字了,比如把她换成他。
倒不是晓星尘长得多像女孩子,而是因为,他竟然留了一头长发,所以,才会被薛洋误会。
晓星尘眨了眨眼睛,没看出薛洋的心思,温柔地笑了一下:“请问这位同学,你有什么事情想要问吗?”
看着那张脸,薛洋还没有思索,脱口而出地是:“请问你缺男朋友吗?”
【二】
初遇不算愉快。
薛洋也不知道怎么了,开启了穷追猛打的模式,这晓星尘那里受得了这样的,自然各种躲薛洋,之前也有女孩子这样,可是,男孩子还是头一遭。
其实,薛洋也说不上有多喜欢晓星尘,不过是来了乐趣,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,嘴上说着在追晓星尘,可是,还几个小姑娘暧昧不清,当真是流氓一个。
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考上这所学校的,后来就渐渐有人在背后说,这薛洋靠得是他亲戚,那亲戚富有,是学校的校董,所以才把他塞进来的。
然而,流言注定只是流言。
一张月考的成绩单简直惊呆众人,薛洋根本没有学习啊,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好的成绩,于是很多人又说他是作弊了,薛洋也没多在意,依旧过自己的日子,晓星尘也听不了不少薛洋的风言风语,不过没放在心上。
【三】
漆黑的小巷子里,能听到拳头打到肉上的声音,也可以听到一些人的惨叫,听起来,是一群人的斗殴。
最后还站着的少年摸了摸自己嘴巴的血渍,呸了一声,走得还有点摇摇晃晃,出口的地方,有点隔壁商店照过来的霓虹灯的光,突然他面前一暗。
他抬起头,那个他说着要追的晓星尘,拿着装有食物的塑料袋,站在他的面前:“你打架了?你家里有人吗?”
“没有。”薛洋装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,他伸手拉住了晓星尘的衣服,晓星尘是有点洁癖的,可是,看了薛洋这幅样子,有点心软,便没甩开,“那……你跟我回去,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吧。”
晓星尘的家和他的人一样简单,一室一厅的大小,大概是太简单了又或者他生活太规律了,一点生活的气息都没有。
【四】
白色的棉花球沾着红药水涂在了破掉的伤口上,薛洋倒吸了一口冷气,喊着疼疼疼,晓星尘看不下去,从塑料袋里拿了粒薄荷糖塞进了薛洋的嘴里。
清凉的薄荷味弥漫了嘴巴,薛洋眯了眯眼睛,盯着晓星尘看,突然,他冲着晓星尘笑了起来,露出了虎牙,晓星尘有点奇怪,楞了一下。
一张脸突然放大,带着红药水和薄荷糖味道的吻落在了晓星尘的嘴唇上,撬开齿贝,薛洋想要进一步的动作,却被晓星尘猛烈地推开,带着几分气愤:“你过分了,薛洋。”
“原来,你记得我的名字啊。”薛洋挑了下眉,晓星尘看他这幅样子,手上的棉花棒用力地擦了下伤口,算作惩罚,“喂,哪有你这样的,我是伤员。”
“和混混打架的伤员。”晓星尘给他贴上了ok绷,又觉得自己的学弟怄气是不是太失礼了,他语气软了一点,“明天你来找我,我帮你换药。”
【五】
晓星尘的放任迎来的自然是薛洋的得寸进尺。
明明伤口好了还往晓星尘家里跑,几乎是快要把晓星尘的家里当自己家了,晓星尘又不会拒绝。
有了薛洋,他波澜不惊的日子的确有了一点趣味,薛洋除了那个吻,也没再做什么,渐渐地好像他也不怎么排斥薛洋了,似乎也挺不错的。
日子就这样过了大半年。
登堂入室的薛洋在晓星尘的家里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,比如,他在晓星尘家里拥有他自己的一双拖鞋还有茶杯。
“你最近是不是很忙啊。”薛洋躺在晓星尘的床上,看着小说书,又了晓星尘这个乐趣,他早就和那些混混断了联系,晓星尘看了他一眼,又看回了书,“要考试了,想考家附近的大学,这样可以走读。”
“哦。”薛洋敷衍了一声,把小说书往床上一丢,走到了晓星尘背后,环住了他的脖子,“晚上我想吃糖醋排骨。”
“好。”
【六】
成绩出色的晓星尘虽然有着薛洋的打扰,依旧考到了自己心仪的学校,因为就在家附近,他申请了走读,也就省去了整理行李的这一项。
没有作业的暑假,晓星尘当然也不会是无所事事,他就开始预习起了自己的专业,书看在眼里,心里想得却是薛洋怎么这段时间都没有来找自己。
叮铃,门铃响了,他以为是自己的外卖到了,便站起来去拿。
打开门,门口站着意料之外的人,那个一脸笑眯眯的少年,左手拿着一个行李箱,随即,他又露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面孔:“我租的房子到期了,只好来投奔你了。”
“就这样嘛?”晓星尘伸手接过了薛洋的行李,转身走了进去,从鞋柜上拿出了薛洋的拖鞋,“你先进来好了。”
“还有啊。”薛洋拉住了晓星尘的胳膊,他踮起了脚,温热的唇覆上了晓星尘的,浅尝辄止,“我想问问,你缺男朋友吗?”
“嗯,缺啊。”他看着薛洋,嘴角有点翘起,眉目里温柔至极。

十四四:

  • 只是他们不长的相处时间里,数不清的小暧昧之一

  • 洋懊恼,希望他能看见,能看见并吻他

  • 洋不希望他看见,他不能认出他

  • 道长塌陷的眼眶子!我!不!画!【哭】


ps :有个小动作,道长要去捉洋的的手,虽然是完好的右手,洋还是避开了(`・ω・´)

一只透明的猪:

怜怜:我手拿大嫂滴扇子!身穿三郎滴衣服!戴着二嫂滴兔耳朵!再偷壶二哥的天子笑!哼!你们能奈我何!?【哼!我可是仙京的小公举!】
老祖:【吃瓜】三弟啊,为嫂方才掐指一算,你这媳妇欠X啊。

fafa:抱歉了各位,是我没看好哥哥,让他喝了假酒。

五子析:

少君倾酒,太子悦神。

将军折剑,公主自刎。 

黑水沉舟,青灯夜游。

白衣祸世,血雨探花。